乐点彩票投注登录

不敢抬头不敢去触碰李林的眼神只能头阴冷的脸

 “啊!不好啦!”听到响动的侍女赶紧赶了过来,一看到刘表这个样子,当然是尖叫一声,飞快的冲了出去,不停的喊道:“开来人啊!大王晕倒啦!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要说刘表就这样死了吗?怎么可能这么着急呢?但是虽然不死,刘表也已经去了半条命,真是刺激太大了,先是刘和称帝,就给了刘表一个很大的刺激,而后李林有做出了这样的事情,那诏书传来,就好像是戏弄刘表一般,就是在气刘表,刘表年过六十,哪里还是当年那个血气方刚的荆州八骏了,身心的压力太大了,本就是想着在荆州安逸的度过晚年,谁知道忽然冒出来了一个曹丕,最主要的是还外加一个传国玉玺,已经耄耋之年的刘表再一次在胸中燃起了熊熊的烈火,征战,征战再征战,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利欲熏心,但是仗打败了,刘表的美梦碎一半,现在就连皇帝这个位置,都是被人篡了又篡,反正是没有落到自己的头上,刘表是不会有刘和那样的疯狂的,不会直接就在襄阳自己就称帝了,自封楚王都是已经自己认为极为疯狂的一把,何况称帝呢?不过如今的态势,也就只能让刘表干瞪着眼睛,外加吐血了…………
 
    更郁闷,当然还有一个叫刘备的了,空有一腔报复,但是就是无用武之地,当然,这也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兄弟兄弟死了,谋士谋士跟了别人,如今就剩下新野这么一亩三分地,还要时刻的被被人紧紧的盯着,刘备本身的郁闷就已经积满了他小小的心脏,而如今,几个月之内,又来了两个皇帝,这让刘备就算没有刘表那样气的吐血,也快疯了…………
 
    “苍天啊!难道我四百年大汉真的就要葬送在我辈之手吗?天子夭亡,乱岑贼子层出不穷,有志之士只有被打压凋零,历代的列祖列宗,你们在天上开开眼吧!不然先祖辛苦所创下我大汉基业,就要被这些个乱臣贼子毁于一旦啦!”新野城中,刘备哭号不停,李林在北方全军素搞,同样的,刘备这里竟然也是,不过刘备可不是给刘和,而是在祭拜这他所谓的列祖列宗,一个头磕在地上当时叮当乱响,但是他心中所想的,又有谁会明白…………
 
    “主公!”诸葛亮在一旁看着刘备的样子也是赶紧劝阻,这都在这里跪了半天了,你长跪不起这大汉的列祖列宗也不会从坟墓里爬出来帮你不是?所以诸葛亮身为文官军师,还是要赶紧劝解刘备,道:“主公!莫要在伤心了,主公身体要紧啊!”
 
    刘备满脸是泪水,听到了诸葛亮的话,哭的更加凄惨,悲伤道:“若是能有我刘备一身之躯体换来我大汉安宁,我刘备宁可舍弃生命啊!”
 
    刘备说的话倒是极为感人的,就连诸葛亮都有一点被刘备的演技所倾倒了,诸葛亮的演技也不差,最主要的跟刘备一样,他们俩演戏可都是走心的人,也是眼含热泪,激动的说道:“主公!如今天下纷乱,还需要有主公这样的仁人志士来拯救我大汉的水深火热,主公休要说出如此之言啊!我大汉需要主公,我大汉百姓需要主公!”
 
    刘备接着演这哭戏,哭丧着说道:“奈何如今备只有这新野弹丸之地,怎么能合得了那李林逆贼,我大汉的列祖列宗,李林如此的逆贼难道你们就看不到吗?为何他还会如此的猖狂啊!”
 
    诸葛亮赶紧道:“主公!正是因为有李林这样的逆贼,我等才更要知道大汉的为难,主公切莫悲伤,我等定然要与李林如此逆贼斗争到底!”
 
    “军师!”刘备目光恳切,一把攥住了诸葛亮的双手,诸葛亮也是泪光闪烁,凝视这刘备,两位好基友就在这大汉列祖列宗的灵位之前,身旁几位文昌武将面前,大秀恩爱…………
 
 第二百零八章 再回幽辽
 
    公元202年,如今也已经成了成业元年,可以说这一年自大一开始就是不平静的,刘和的自杀的消息传遍天下,也轰动了天下,当周瑜知道刘和死的那一刻,都不用孙权下令,周瑜立即从犹豫不决变成了当机立断,全面撤军,所有人吗退到淮河以南,与田豫好不侵犯,而袁尚也是立即老实下来,加上张鲁方面的关系,竟然从渭水缓缓撤退,估计是想着回汉中了,一直都在蠢蠢欲动的曹丕,差一点下令钟繇从武关出兵偷袭李林,但是也是当即打消了念头…………
 
    为何各路诸侯都这样的一直对李林停止了动作,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李林新立了一个皇帝。
 
    原本都认为,李林竟然敢另立新君,这样大逆不道的行为,天下诸侯都会群起而攻之,可是天下诸侯确实纷纷的成了缩头乌龟,就连那些打着一心向汉的旗号的人们,都是惊讶无比。
 
    其实道理很简单,正是因为李林敢另立新君,对于各路诸侯来说,李林还有什么不敢的?当年董卓什么实力,而如今李林什么实力,就凭这李林能够一个人在几个月之内拉起了几万的大军反扑了本已经稳操胜券的刘和,就已经够让其他诸侯心惊胆颤,如今李林几乎统一北方,谁还敢惹,没有那个实力,谁也不敢去触碰李林的眉头的…………
 
    不过说道统一北方,可是还有两个地方李林还没有摆平,一个乃是李林自己老丈人的并州,不过张燕既然在那样关键的时刻,忽然撤军回了并州安养,这也就说明张燕已经不会在与李林为敌了,只要李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加上给张燕一个合理的好处,张燕的并州肯定也是李林的,何况李林还是张燕的好女婿嘞?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幽辽了…………
 
    春风呼啸,这极北的幽辽的春天始终是来的那么晚,都这个月份了依旧冬日的寒冷依旧没有散去,大地上虽然已经没有了雪花的痕迹,但是依旧是满目疮痍,距离嫩绿的枝芽茁壮成长还需要过一段时间,不过,今日,这幽辽的大地上却是迎来了犹如杂草般密集的人马…………
 
    范阳!幽州的门户,也是整个幽州可以经济可以排在前三的地方,而今日,正是太阳高照之时,两方雄壮的人马缓缓而来,在这幽辽平原上对峙,两方的军服,甲胄,旗帜是何其的相似,正是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名字--幽辽军。
 
    阵前,赵云,太史慈,张郃,高览,鞠义,李通,策马而立,虎视眈眈的看着对面,而对面,面色阴冷的许亮,带领大军也是紧盯着对面的兵马,而后面的士兵,则是纷纷呢体现出了犹豫不决,看着对面犹如照镜子,纷纷低下了头。
 
    太史慈一听手中长矛,策马上前,怒瞪着许亮,喝道:“狗贼!在冀州某便已经放你一命,若不是主公仁慈,你早就已经做了我倒下之鬼,难道你今日仍旧冥顽不灵,要与主公对抗到底吗?”
 
    许亮策马缓缓上前,阴冷的脸上没有变色,看着太史慈,幽幽道:“子义!你觉得我还有退路吗?”
 
    太史慈面色黑的跟过锅底一般,真是想上去直接结果了这个叛徒,但是再一想起李林的军令,手中紧紧的握着长矛,牙关紧咬,最后还是作罢,放弃了自己宁可违抗军令也要拿下这个叛徒的想法,经盯着许亮,长舒一口气,缓缓道:“这句话,你别跟我说了,还是跟他说吧!”说完,太史慈策马到了一边,将右手的长矛换到左手,右手一抬,指向了己方的阵营之中。
 
    只看阵营之中的所有兵马就好似排练好了一般,看到太史慈做出了这样的手势,立即左右分开,在最中间,正对着许亮的地方,让出了一条道路,直通最里面。
 
    黑色的战马,白色的文衫,加上一头径直的羽冠,身后白色长袍披在身上,腰间一把林刀横放,从阵营中间,顺着通道,策马而出,奔着许亮缓缓而来…………
 
    看到那人的一瞬间,许亮都不必看清那人的脸,就已经知道了此人是谁,这样的形象,自己实在是太熟悉了,太熟悉了,几乎每个日日夜夜,这样的形象一直都回荡在自己的脑海里面,许亮每次都不敢去看他的脸,因为他害怕,他恐惧,都不知道那那张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那双眼睛会是何等的可怕,可是今天,此时此刻,这样的形象,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真实的自己的面前,自己该如何面对?
 
    那人进了,显露出来了他真实的面孔,没有从前的面如冠玉,而是多了好些的沧桑,一双眼睛少了些许的精明与猥琐,但是却多了千万丈的杀气与血腥,两鬓只见更是露出了徐徐的白发,眉宇只见也是多了阴暗之气,整张脸上,英武之气更盛,萧杀之意弥散…………
 
    “好久不见了!”这是那人的开场白,只有五个字,没有任何的称呼,更是没有夹杂太多的情绪,就是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就是普通老朋友之间的问候,没有那么多的相见恨晚,也没有眼含热泪…………
 
    许亮犹豫了片刻,正当一边的太史慈都想大骂出来的时候,许亮才对着眼前那人拱手一拜,但是也是在马上的拱手一拜,不紧不慢的说道:“拜见主公!”
 
    李林,正是李林,李林知道,他早晚都会面对这一刻,面对自己从前的兄弟,而现在,他却是一个背叛者,一个差一点毁了自己人。
 
    可以说,若是没有许亮的反叛,李林的成功肯定会来的更快,甚至是都不需要李林那五万的匈奴勇士,只要是李平可以将父亲的这一片家业稳固,就可以斗得过刘和,甚至是还想冲上来的刘表,孙权一帮人,但是事与愿违,许亮的背叛了,一个李林认为最不可能,但是又认为最可能的人,还是背叛了自己,背叛了整个幽辽,李林不知道当许亮做出这样的决定的时候是受了多么大的思想折磨,但是李林确实知道,自己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确定这件事情的时候,自己是多么的心痛…………
 
    李林身为一个21世纪的屌丝,能够在这样汉末的乱世混成了这个程度,风生水起已经无法形容李林的情况,出了因为李林有着超越了近两千年的知识储备之外,剩下的就是李林又一个很多人都没有的能力,那就是换位思考,每次都会从对方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而面对自己兄弟的背叛,李林依旧是这样,这也是让自己不再那么愤怒的一个方法。
 
    从长安,一路到了现在,李林一直在受着艰苦的折磨,就算是掌控的匈奴,李林依旧是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只有当李林看到了想自己快步走来的李平的时候,李林的心,才算是终于落了一半下来,但是直到现在,李林的心,依旧没有全部放下,出了家人,就是兄弟了。
 
    李林许亮的想法,起码是自己了解的许亮来想着背叛这个问题,他明白许亮的痛苦,从而也在减轻着自己的痛苦,但是此时此刻,他真正的见到了已经大变了样的许亮,李林知道自己错了,自己还是很疼,很疼很疼…………
 
    李林看着许亮,那个眼神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归来的主公在一个背叛了自己而面临绝路的人,李林的眼神就是想在看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家人。
 
    许亮承受这李林的目光,不敢抬头,不敢去触碰李林的眼神,只能低着头,阴冷的脸上也露出了复杂的神情,那样的表情,别说许亮自己,就连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是解释不清的…………
 
    “我…………你……真的背叛了我?”犹豫了半天,李林率先开口了,但是却问出了一个十分弱智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却早就在李林的心中问了千遍万遍。
 
    许亮低着头,两手抬起,拱手道:“主公!末将不后悔,不后悔跟随主公东征西讨,不后悔为主公安稳幽辽军…………也不后悔…………”
 
    “也不后悔背叛了我!”李林忽然接上了许亮的话,李林微微一点头,缓缓道:“对!虽然你看似变了很多,但是你依旧是我认识的那个许亮,做事情从来不会后悔,是个男子汉,敢作敢当!”
 
    许亮听了李林的话,惊讶的抬起了头,第一次与李林的眼神碰撞,冰冷的脸上已经完全变了,许亮惊讶的张着嘴,看着李林,久久说不出来话…………
 
    “呵呵!”李林忽然笑了出来,这样的情况下,除了吹拂而过的春风发出的声音,两边的士兵连个大气都不敢喘,但是李林却笑了出来,那笑声,只让两边的士兵听到之后,浑身一抖…………
 
    李林带着笑意看着许亮,幽幽说道“许亮!你说我该怎样处置你?还是你依旧要在这里跟我…………”
 
版权所有:乐点彩票投注,乐点彩票网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